揭开迄今最完整茶马古道地图惊世之谜

一百多年前,在滇西北这片天荒地老的高原,曾有丁点多多的法国籍、德国籍传教士来到这里传教,足迹曾经踏遍全体滇西北高原,他们会不会留下关于茶马古道的一点记述?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热衷于“

格里拉”和茶马古道讨论的女学者、云南人民出版社女小编郭素芹习性性地前往县图书馆查阅资料。她意外地发现,不大的德钦县图书馆里,竟藏有外文原著近千册,此中法文原著便有300多册。当地学者告诉她,那些书其实都是茨中教堂的幸存物,一共的书都是当年的外籍传教士或探险家们带来的,还有一部分是那些传教士们回国著书立说后寄来的。

那些码放在书架上的书虽然被当作宝物极度珍重地陈列在县图书馆的书架上,然而数十年没有无论人去翻动它们,轻轻一拂,都会扬起一阵灰尘。郭素芹一本一本地翻阅,突然,在一本书的夹页里她翻到了一张地图,印制得非常明晰精美。精通法文的郭素芹将地图上标注的法文地名一一翻译出来,茶马古道钻研专家、云南省迪庆州政协副主席刘群激动了:这竟是一张通往“ 格里拉”腹地的茶马古道完整路线图! 地图印制于1875年法国巴黎出版的《地理社会》公报。150多年前,一位名叫弗朗索瓦?巴达让的探险家闯入“ 格里拉”游历,他从印度进入滇西北高原,沿着崎岖险峻的茶马古道,先后踏访了巴东、白地、叶枝、茨菇、德钦、维西、中甸、贡山等地,记载下了细致珍贵的调查回忆录,并绘制出好看的地图。

揭开迄今最完整茶马古道地图惊世之谜

行家们以为“这是一个特别要紧的发表示,它不光是目前发表达的一张茶马古道的完善地图,对于茶马古道研究具有不可多得的史料价值,况且多年以来,上海社会技术院及云南社会科技院的钻研人员一直根据世间传说有一种猜测:滇藏茶马古道有一条附线可能不度过西藏腹地而直接从云南走出去。社会科技讨论者们一直在苦苦寻找这条路的轨迹,但未见冲突,那条传说中的道路犹如是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

这张百多年前老地图的发表达,强有力地左证了讨论人员们的猜测。滇藏茶马古道附线自大理经六库过茨菇沿独龙江而不特别需要横穿西藏腹地便可直接侵入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