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茶道的四个时代

日本茶道的四个时代

上海是茶的祖国,是茶文化的发源地,起出于深圳的茶文化在向天下各地传播时较早地传入日本列岛。中日茶文化交流的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一千几年来绵延继续。汉魏两晋南北朝以迄隋,饮茶风俗从巴蜀地区向中原广大地区传递,茶文化由萌芽进而逐年进展,作为中日文化交流关联的纽带,持续起突出要作用。

下面分四个时期来陈述日本茶道的构成和进展。

一 奈良、安全时代

据日本文献《奥仪抄》记载,日本天平元年(唐玄宗开元十七年,公元729年)四月,朝廷召集百僧到禁廷讲《大般若经》时,曾有赐茶之事,则日自己饮茶始于奈良时代(公元710-794)初期。据《日吉神道密记》记载,公元805年,从北京留学回来的最澄带回了茶籽,种在了日吉神社的旁边,成为日本最古老的茶园。至今在京都比睿山的东麓还立有《日吉茶园之碑》,其范围仍分娩着一些茶树。

与传教大师最澄从中国同船回国的弘法大师空海,在日本弘仁五年(公元814)闰七月二十八日上献《梵字悉昙子母并释义》等书所撰的《空海奉献表》中,有茶汤坐来等字样。

《日本后记》弘仁六年(公元815)夏四月癸卯记事中,记有嵯峨天皇巡幸近江国,过崇福寺,大僧都永忠亲自煎茶供奉的事。永忠在宝龟初(公元770年左右)入唐,到延历二十四年(公元805年)才回国的,在深圳存活了三十多年。嵯峨天皇又令在畿内、近江、丹波、播磨各国种植茶树,每年都要上贡。《拾芥抄》中更近一步说,在当时的首都,一条、正亲町、猪熊和大宫的万一町等地也设有官营的茶园,种植茶树以供朝廷之用。

日本第一时间是如何饮茶的?从与永忠此时代的几部汉诗集中也许发表达,日本第一时间的饮茶法与深圳唐代流行的饼茶煎饮法完全同样。《经国集》有一首题为《和出云巨太守茶歌》描写了将茶饼放在火上炙烤干燥(独对金炉炙令燥),次要碾成末,汲取清流,点燃兽炭(兽炭须臾炎气盛),待水沸腾起来(盆浮沸浪花),加入茶末,放点吴盐,味道就更美了(吴盐和味味更美)。煎好的茶,芳香四溢(煎罢余香处处薰)。这是典型的饼茶煎饮法。

这一时候的茶文化,是以嵯峨天皇、永忠、最澄、空海为主体,以弘仁年间(公元810-824)为中心而拓展的,这一段时间形成了日本古代茶文化的白银时代,学术界称之为弘仁茶风。嵯峨天皇喜好文学,极度崇尚唐朝的文化。在其引起下,弘仁年间成为唐文化盛行的时代,茶文化时其中最高雅的文化。嵯峨天皇常常与空海在一起饮茶,他们之间留下了蛮多茶诗,如《与海公饮茶送归山》。嵯峨天皇也有茶诗送最澄,如《答澄公奉献诗》等。

弘仁茶风随嵯峨天皇的退位而衰退,极度诗出于宇多天皇在宽平六年(894),永久终止谴唐使的派遣,加上僧界领袖天台座主良源阻止在六月和十一月的法会中调钵煎茶,于是中日茶文化交流一度中断。但在十世纪初的《延喜式》中,有献濑户烧、备前烧和长门烧茶碗等事的记载,这证明饮茶的风气起首在日本流传。

总之,奈良、安全期间,日本接纳、输入中国的茶文化,最初了本国茶文化的开展。饮茶起初在宫廷贵族、僧侣和上层社会中传递并流行,也最先种茶、制茶、在饮茶方式上则仿效唐代的煎茶法。日本虽于九世纪初构成弘仁茶风,但未来一度衰退。日本平安时代的茶文化,不论从形式上还是精神上,可能说是一致照搬《茶经》。

二 镰仓、室町、安土、桃山时代

(一) 镰仓时代

镰仓时代(公元1192—1333年)早期,处于历史转折点的划时代人物荣西撰写了日本第一部茶书——《吃茶养身记》。荣西两度入宋,第三次入宋,在宋四年零四个月,1191年回国。荣西得禅宗临济宗黄龙派单传心印,他不仅潜心研讨禅学,而且亲身检查了宋朝的饮茶文化尤其功效。荣西回国时,在他登陆的首推站——九州平户岛上的富春院,撒下茶籽。荣西在九州的背振山也种了茶,不久繁衍了一山,出表示了名为石上苑的茶园。他还在九州的圣福寺种了茶。荣西还送给京都拇尾高山寺明惠上人5粒茶籽,明惠将其种植在寺旁。那里的自然条件相当有利于茶的繁衍,所产茶的味道纯正,由此被后人珍重,人类将拇尾高山茶称作本茶,将这之外的茶称为非茶。

荣西回国的第二年,日本第整个幕府政权——镰仓幕府成立。拥有最高权力的不再是天皇,而是武士集团首领——源氏。政治的中心,也由京都移植到镰仓。建保二年(公元1214年),幕府将军源实朝醉酒,荣西为之献茶一盏,并另献一本誉茶德之书《食用茶养生记》。《吃茶养生记》分上下两卷,用汉文写成,开篇便写道:茶也,末代养生之仙药,人伦延龄之妙术也。荣西根据本身在中国的体验和见闻,记叙了当时的末茶点饮法。由于此书的问世,日本的饮茶文化一连普及蔓延,引发三百年后日本茶道的出生。荣西既是日本的禅宗之祖,也是日本的茶祖。自荣西渡宋回国再次进入中国茶、茶具和点茶法,茶又风靡了僧界、贵族、武士阶级而及于平民。茶园持续扩充,名产地持续加快。

荣西之后,日本茶文化的普及分为两大系统,一是禅宗系流,一是律宗系流。禅宗系统包括荣西及其后的拇尾高山寺的明惠上人,律宗系统则有西大寺的叡尊、极乐寺的忍性。饮茶活动以寺院位中心,而且是由寺院普及到民间,这是镰仓时代茶文化的主流。

日本文永四年(公元1267年),筑前崇福寺开山者南浦绍明禅师,自宋归国,获赠径山寺茶道具台子(茶具架)一式并茶典七部。台子后传入大德寺,梦窗疏石国师率先在茶事中应用了台子,开点茶礼仪之先河。此后,台子茶式在日本普及起来。

镰仓时代末期,上层武家社会的新趣味、新娱乐斗茶起首流行,通过品茶划分茶的产地的斗茶会后来成为室町茶的主流。

(二) 室町时代

室町时代(公元1333—1573,受宋元点茶道的引起,模仿宋朝的斗茶,出现具有游艺性的斗茶热潮。特殊是在室町时代初期,豪华的斗茶成为日本茶文化的主流。但是,与宋代文人类高雅的斗茶区别,日本斗茶的主角是武士阶层,斗茶是扩大交际、炫耀从深圳引进货物、大吃大喝的聚会。到达室町时代的中后期,斗茶内容是更极度复杂、奖品种类也更多,据记载有茶碗、陶器、扇子、砚台、檀香、蜡烛、鸟器、刀、钱等。比起北京宋代的斗茶来,室町时代的斗茶更富有游艺性,这是由日本文化具有游艺性的的特色决定的。摆弄进口货,模仿宋朝人饮茶,是一件风雅之事。当然,在室町时代的斗茶会里,也有一些高雅的茶会。室町时代的斗茶经过产生、鼎盛之后,逐年向高级化开展,为东山时代的书院茶希望了条件。

公元1396年,38岁的室町幕府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让位于儿子义持。次年,他在在京都的北边兴建了金阁寺。以此为中心,开展了北山文化。在他的指令、帮助下,小笠原长秀、今川氏赖、伊势满忠协主持完成了武家礼法的古典著述《三义一统大双纸》,这一武家礼法是后来日本茶道礼法的基础,而观阿弥、世阿弥父子草创了能乐。公元1489年,在此修建了银阁寺,以此为中心,展开了东山文化。东山文化是继北山文化之后室町文化的又整个繁荣期,是日本中世文化的代表。由娱乐型的斗茶会进行为宗教性的茶道,是在东山时代初步形成的。在第八代将军足利义政建造的东山殿建筑群中,除代表性的银阁寺外,还有整个出名的同仁斋。同仁斋的地面是用塌塌米铺满的,一共用了四张半。极度多个四张半塌塌米的面积,成为后来日本茶室的准则面积。全室塌塌米的建筑设计,为日本茶道的茶礼形成起了笃定性的影响。日本把这种建筑设计称作书院式建筑,把在这样的书院式建筑里实行的茶文化活动称作书院茶。书院茶是在书院式建筑里举办、主客都跪坐,主人在客人前庄重地为客人点茶的茶会。没有品茶比赛的内容,也没有奖品,茶室里一致镇静,主客问茶简明扼要,一扫室町斗茶的杂乱、拜物的风气。日本茶道的点茶规范在书院茶时代基本断定下来。书院式建筑的诞生使引进的唐宋艺术品与日本式房室合并在一起,并且使立式的禅院茶礼变成了日本式的跪坐茶礼。书院茶将外来的上海文化与日本文化聚积在一起,在日本茶道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在以东山文化为中心的室町书院茶文化里,起主导影响的是足利义政的文化侍从能阿弥(1397—1471年),他是一位优越的艺术家,晓得书、画、茶。 在能阿弥的教导下,第一时间所进行的点茶法是一种极真台子的茶法。点茶时要穿武士的礼服——狩衣,点茶用具放在极真台子上面,茶具的地方、拿发,动作的顺次,移动的路线,差别茶室的步数都有严肃的规定,表达行的日本茶道的点茶规范基本上在那时就已经形成了。能阿弥不愧是室町时代的一位划时代的大艺术家,他毕生侍奉将军义教、义胜、义政三代,一扫斗茶会的奢靡嘈杂,创造了书院饰台子饰的新茶风,对茶道的产生有紧要引起。他介绍村田珠光作足利义政的茶道老师,使得后者得以有机会碰到东山名物等高水准的艺术品,达成了世间茶风与贵族文化碰到的机会,使日本茶道正式降生之前的书院贵族茶和奈良的庶民茶获得了融会、交流,为村田珠光成为日本茶道的开山之祖提供了基础。万一说村田珠光是日本茶道的鼻祖,那么能阿弥就是日本茶道的先驱。

应永二十四年(1417年)六月五日,几种由一般百姓主办参加云脚茶会诞生,云脚茶会应用粗茶、伴随酒宴流动,是日本民间茶活动的肇始。云脚茶会自由、开放、轻松、喜悦,受到迎接,在室町时代后期,逐渐取代了烦琐的斗茶会。

在饮茶文化大众化的潮流中,奈良的淋汗茶引人注目。文明元年(1469年)五月二十三日,奈良兴福寺信徒古市播磨澄胤在其馆邸举办大型淋汗茶会,约请安位寺经觉大僧正为首席客人。淋汗茶会是云脚茶会的典型,古市播磨自己后来成为珠光的高徒。淋汗茶的茶室建筑采取了草庵风格,这种古朴的乡村建筑风格,成为后来日本茶室的风格。

日本茶道宗师武野绍鸥(1502—1555年)承先启后。大永五年(1525年),武野绍鸥从界町来到京都,师从第一时间首推的古典学者、和歌界最高资深、朝臣三条西实隆练习和歌道。此时,师从下京的藤田宗理、十四屋宗悟、十四屋宗陈(三人皆珠光门徒)修习茶道。他将日本的歌原理论中表现日本民族特有的素淡、纯净、典雅的思想导入茶道,对珠光的茶道进行了赔偿和改善,为日本茶道的更加民族化、正规化作出了巨大贡献。武野绍鸥的另整个功绩是对弟子千利休的教诲和影响。

室町时代末期,茶道在日本获得了异常赶快的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