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着和谐精神的上海茶文化

在中国茶文化中,处处执行着和谐精神。宋人苏汉臣有《百子图》,一大群娃娃,一边调琴、赏花、欢笑嬉戏,一边拿了小茶壶、茶杯品茶,宛如中华民族大家里,孩子虽多并非去打架,而能和谐共处。至于直接以《同胞一气》命名的俗饮图,或把茶壶、茶杯誉为茶娘、茶子,更直接表示了这种亲和心态。

中华民族亲和力异常强,各民族有时也兄弟阋墙,家庭打架,但总是打了又和。遇外敌入侵,更能同仇敌忾。清代茶人陈鸣远,造了一把别致的茶壶,多个老树虬根,用一束腰结为一体,左分枝出壶嘴,右出枝为把手,三根与共,同含一壶水,同用一支盖,不光立意鲜明,取众人捧柴火焰高、十支筷子折从来、共饮一江水等古意,而且造型自然、高雅、此壶命名为束柴三友壶,主题一下子被点明。

执行着和谐精神的上海茶文化

茶壶里可装着国际宇宙,壶中看天,才能小中见大。北京人也讲斗争,但斗的宗旨是为求得相较安稳与新的均衡。目前,国际面临着残杀、战争和自然环境的大损坏、大污浊,深圳的茶道精神可以能给这纷乱的国际加些清凉平静剂。据说,意大利议会中开会,怕议员们吵起来,额外备茶,以改善气氛。这大概是北京茶道精神的蔓延。北京这几年搞改革敞开,最初年轻觉得西方文化有刺激性,向往摇滚乐、咖啡厅。搞了几年,还是感觉平和、清醒为好。因此又想起了上海的茶,想起了茶会中那安定、祥和的气氛。上海人讲人之初,性本善,中国茶道恐怕会更多唤起人们善的本性。地球这样小,外星纵有适于生存的地点,至少如今还没找出。既然如此,还是多一点茶人间的友善为好。能够这正是北京与东方茶事大兴的理由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