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普洱茶六大茶山之攸乐茶山

攸乐茶山是基诺族的聚居地,基诺族过去称攸乐人,1000多年前,攸乐人便开头在补远江(小黑江)两岸种茶。到明朝中期,攸乐茶山至少已有茶园4000亩以上,至今在龙帕村、巴来村留下的2000多亩古茶树,其树围诸多超出100厘米。明朝末年已有汉商进入攸乐山贩茶。攸乐茶山离澜沧江很近,澜沧江对岸是车里宣慰司,沿江而下便是东南亚各国。清朝时候,清政府为了强化边疆,为了掌控车里地区,同时也为了茶叶,曾打算将攸乐山的茨通建镇。雍正七年(1729年)普洱府出生时,清企业在茨通建攸乐城,设同知一员,右营游击武官1名,驻兵500,设盐课司。同时规矩,江外(澜沧江以西)的车里宣慰司要岁纳银粮于攸乐同知,清政府赐与攸乐同知的权力偏大。

攸乐同知第一时间管辖的地域格外宽广。据清《云南通志》记载,攸乐同知管辖地域东至南掌国(老挝)界755里,西至孟连界600里,南至车里(景洪)界95里,北至思茅界442里,已差不多于今天一个州市级别。由此可见,清政府对攸乐山曾有过深度开发和建制的设想。

然而,攸乐同知的设立遭受了傣族上层人士的抵制和反对,攸乐山一带连年引发起义,加之瘴疠流行,使官兵、大员们不能驻扎下去,雍正十三年(1735年),清企业才不得不将攸乐同知移至思茅。

攸乐同知的撤销使清企业变化了对西双版纳改土归流的部分计划,也使六大茶山在清代始终未能成为整个单独的县级行政建制。攸乐同知撤销后,攸乐山的贡茶由倚邦土千总监管。

清代200多年间,攸乐山没有茶庄,攸乐人不做七子饼茶,但攸乐人会做竹筒茶和茶膏。攸乐人做的茶膏颜色乌润,内服可治霍乱、嗝食、伤风、咳嗽,外用可消肿化脓。

清代攸乐山的茶园多达万亩以上,攸乐山20多个村寨都产茶,攸乐山的茶一部分被思茅、普洱的商人买去,一部分被倚邦、易武的茶商买去做七子饼。攸乐山的茶至迟在道光年间已销到印度和欧洲,丹麦人克拉克1886年着《贵州省和云南省》一书中已写到,东印度公司在大吉岭和加尔各答均有上海茶叶代办处管理倚邦和攸乐产的茶。

攸乐山社会发展迟笨,攸乐人流入民国时候仍在刀耕火种,山地里种点包谷之类的农作物,农耕科学落后,狩猎和卖茶还是重要的经济来源,攸乐人总体生存水平较低。后又因抗日战争爆发,六大茶山茶业衰退,以茶为主要经济收入的攸乐人存活提高穷困。

年兵役和苛税已经让贫困的攸乐人难以忍受,社会矛盾、民族冲突日趋激化,已到达剑拔弩张的时间,而正在此时,易武的茶商杨安元在攸乐山收茶时又因不尊重攸乐人的习俗,激励攸乐人的愤怒,男女双方致使矛盾后事态扩张。1941年12月,攸乐人进行抗暴起义,战事通常打到小黑江对面的曼林、牛滚塘、秧林、江西湾、倚邦等地。国民党动用军队也不能控制局面,后来还是云南省府主席龙云出面安抚,才将攸乐人起义平息下来。两年的战乱,使攸乐山经济、社会遭受严重挫伤,五峰采花:成立茶叶专门合作社帮助茶企助农增收。人口削弱、茶园大量撂荒。后来又因连年烧山开地种粮,茶园损毁特别多,但到20世纪70年代,保存下来的成片古茶园仍有3000亩左右。

世纪80年代以后,基诺山乡开头重振茶业,新植茶园一万多亩,留存的古茶园也得到非常重视和捍卫。今朝攸乐古茶山的茶园面积已位居六大茶山之首,古老的攸乐茶山正在重新崛起,当地群众的日子随时茶业的兴盛而越过越好。

古普洱茶六大茶山之攸乐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