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老镇丽江忆旧——老城的人和事

古城的街市情趣盎然,给古城增添了意味无穷的俗世乐趣。历史上,丽江古城是滇藏贸易的重镇和中印贸易的枢纽。位于古城中心的四方街是个远近有名的集市,过去,四方街上的摊位都撑一顶太大的红油纸伞,从街西面的狮子山望下去,四方街在高原的蓝天下闪烁着一片夺策略红光,煞是好看。街上卖东西都遵循惯例的法则实行,街上每一地段都有不变的名称,如卖鸡处、卖米处、卖腊肉处、卖麻布处、卖棉布处、卖草鞋处等等。因为摊位固定,买主很简易找到地位。四方街上的摊位都是代代相传的。可卖可租。街市上过去还有多种专门用木升为人量米面、苞谷的事业,其摊位亦是祖传的。咱们家在四方街就有这么一块祖传的摊位,是与其他五户家庭共同拥有的。摊位大约有3-4平方米,称为卡增妻此,意为卖苞谷处。掌控摊位的几户人家就用芝瓜(意为市场治理者)计量认可的木升,专业为买卖苞谷的双方成交后用木升代为计量,按成交量的多少给一些现金或苞谷作为酬劳。

我小时,每日食用过晚饭后,常与小伙伴到四方街玩耍。古城的非常少老人在晚饭后也不约而同地来到四方街,在北面店铺前成一排坐下,慢慢从怀中掏出各式各样的小酒瓶,边呷边说古道今,讲的多是地点掌故和世间故事,有时还互相争议谁对谁错。自己常与小伙伴静静地坐在一边听这些老人神侃,有听不懂的才能问这些老人,但插话不能多,由于当这些老人侃得活泼时,是不喜欢话头被打断的。听这些老人的神侃,至今想来好处挺多的。现在四方街上转变不小,晚饭后老人神聊海吹的这一道古城风景早已如烟消逝,自己有时走在四方街上,眼睛还经常禁不住地去望那一块如今已成店铺的地方,想起往年哪些生活在古老的古城故事中的老人们。

悠悠岁月中,四方街迎来送往八方客,小时刻,常常看到一队队藏族马帮赶着打扮得光鲜漂亮的骡马穿梭般往来于古城,领头的马或骡常常神气活表示地戴着漂亮的头饰,上面有各种刺绣图案,当中嵌着一面明晃晃的镜子,脖颈上挂整个大铜铃。此为茶马古道马帮的古风,既图吉祥,也是炫耀自己的马队。石板路上留下一串串铃声和马蹄声。由于赶马汉子穿的是钉过铁钉的皮靴,马蹄上钉了铁掌,特不知这是走丽江古城五花石板路的大忌,有时一不仔细,就人仰马翻在那奇滑无比的五花石路面上,影响规模一片善意的哄笑声,跌倒的赶马汉子也不恼,笑着起来,照顾那跌得晕头转向的马,将马背上的驮子扶正,与笑得最凶的两个卖菜纳西女开上几个粗鲁的玩笑,拍拍屁股又赶自己的路。

由于茶马古道商贸的繁荣,丽江古城中发生了真不少为藏族商人而设的马店,辟出了专业的卖草场。本身家所在的那条街道上在本人小时都还有几户人家开着马店,表表示着茶马古道的遗风。过去,古城与藏族打交道多的过量纳西人都会讲一口流利的藏语。古城中并发生了不少重要与藏人作生意,走拉萨、跑印度,生意越做越强的商人,他们被称为藏客,在藏区建立了良好的信誉,为古城的繁荣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离本人家不远的告肯石桥附近,有一个在茶马古道和一个藏区商界都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小时不太通晓这位老人的底细,是个大商人。解放后把自己一切的资产捐献给了人民企业,自己读书的兴仁小学后面一片太大的梨园就是他捐献出现的。当时这位神秘的老人在本人眼里是再也平凡然而的一个老人,他一脸笃厚之相,手拄一根拐杖,穿一件米黄色的旧风衣,带着两条狼狗天天清晨去北门坡散步,风雨无阻,有时一身泥水地归来,显著是在山上跌了跤。这么多个老人是达记商号之主李达三。他靠在茶马古道上与藏民做生意起家,性情豪爽,精通藏语。生意做得挺大,在昆明、康定、昌都、察隅、拉萨、印度等地都设有分号。仅在一九四三年,他运往西藏和印度的货物就达三千多驮。他与藏区各路显贵和百姓都格外相熟,常让做生意的对方赊账取货,信誉极高,各地藏民亲切地称他冲本达三,冲本是生意官的意思。当时茶马古道上常有强人出没,但对达记马帮却从不侵扰。民间传说第一时间达三老人的一张纸条,胜过成百上千的军队。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国民企业欲勘测中印公路,要经过察隅等藏区,遭到一些地方头人的抵制,终于靠达三老人与藏区上层的亲密联系,亲自出面从中调停协商,使此项工程得以顺利进展,达三老人所以被任命为国民企业中印公路少将副专员。

达三老人虽是商界巨子,但生性简朴,发达后也常身着有补丁的衣服。又笃信藏传佛教,每天晨起必念经,常周济僧侣和寺庙,亦周济穷人。听老人讲,过去每到藏民朝拜鸡足山的季节,藏民起首要来丽江香格里牟波神山(即文笔山)来借噶玛巴活佛(大宝法王)留在此山的钥匙,这些一路化缘,风尘仆仆而来的藏民一直都遭受丽江民众的热情款待,李达三家到时在门外摆出三个炭火烧得特别旺的火盆,以酥油茶、粑粑等食物招待这些化缘朝山的藏民。丽江五大寺之一普济寺的铜瓦殿修建时,达三老人经常捐款相助。据他的女儿德英讲,丽江噶玛噶举派五大寺庙的僧人是他家的常客,好多僧人一来,她父亲就忙着去买过量菜,然后交给厨师去做饭招待客人。普济寺的住持圣露活佛是个名闻省内外的高僧,在三十和四十年代屡次被国民政府约请去南京、重庆等地讲经和主持超度抗战阵亡将士法事。他是达三老人的莫逆之交,在达三老人的家中有整个固定的住所。达三老人曾花巨资买回一套卷秩浩繁的《大藏经》珍本(达三女儿德英讲是《大藏经》,女婿周廷椿讲是一部在深圳已仅存三套的藏医书),供养在家,日日烧香祭拜。惋惜这套国宝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被收缴到街公所(差不多于表示在的街道办事处),无人识宝,乱堆在院落中,被风雨侵蚀殆尽,有的妇女认为这是一堆废纸,便捡来用它做古子帽(纳西已婚妇女戴的几种纱帽)里面的衬纸。听说后来西藏佛教界和上海科技界的人经常来丽江寻问此套书的下落,知其事实后皆跌足叹惜,怅然而回。

达三身为一代商业巨子,而其大女儿德英则毕生坎坷,虽是纳西妇女中为数不多的高中毕业生,但五十年代后靠拾粪苦度时日,她常来自己家捡鸡粪,与我全家很熟。今年自己回家探望她,她已经是整个多病的孱弱老人。所喜老伴在数年前得以执行政策,获得离休干部的待遇,从邻县一个陶瓷厂回到故乡,两老相聚,所居住的庭院宽敞惬意,几个孙子孙女活泼可爱,训练差不多异常,给饱经生命风霜,如今处于垂暮之年的老人以有点多慰籍。

古城是天天开市,每天,来自远近各地的白、汉、彝、傈僳、普米等族农民、商贩带着多样山货特产到古城上市,买回自身的生活用品,各民族在永远的集市贸易中创建了相互间的友好关系。古城开店铺和在四方街摆摊做生意的多数是纳西族妇女,她们待客和蔼又极善言词,顾客和卖主讨价还价的纳西语对话常常使人忍俊不禁,使这古老街市增添了和融诙谐的气氛。听老人讲,过去古城的端午节还有早市,赶街者尽是打扮得光鲜美丽的少男少女,他们把握顾盼,眼波如水,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姿态,所买卖的多是年轻非常喜爱的小手工艺品,以五彩斑斓的香荷包为数许多。天蒙蒙亮就开市,日出一会后即收市,颇有点神秘色彩。

纳西女子,是雪乡的一泓清泉,一股清风,一团烈火,是玉龙雪山下一道人间长期的奇丽风景。纳西族在国外外以文化科技人才、行家教授极度多而名重于世,而这些俊杰人才以男性居多。然而,托起他们的事例和人生光彩的,却是那些包括特别多过去因没有时机读书而不识字的纳西女性脆弱而坚实的肩膀。8787条评论待审,她们肩担日月,力扛家园的重负,结晶了纳西男人生命的辉煌。

纳西女子素以吃苦耐劳、勇猛无畏而知名于滇川藏地区,她们那传统的巾帼英雄气概,在丽江集市贸易中还常常显露露面。丽江古城有一条闻名的杀猪巷,过去宰猪者是清一色的纳西妇女。在四方街,外地来的贼历来非常畏惧纳西妇女,简易不敢近身。我小时刻在四方街曾见过这么一幕,有个外地的贼谋略偷一个妇女的钱袋,被这妇女发表示后发一声喊,一下子范围卖货买货的女子全拥上来,抓揪这个小偷,边骂边打,这个贼在一帮妇女的围追下连连求饶,饱头鼠窜。听说外地贼人中有一句话:饿死也不要到丽江四方街去偷哪些纳西婆娘的东西。可见当时这些纳西妇女的威慑能量。

在本身的眼中,本人父母也是整个典型的古城纳西女性。她出身于古城斯吉村的农家,从小务农,因家穷而没有时机读书,但极有见识和胆略。五十年代中期,她才二十几岁,便牵头将古城各个著名的传统名小食用私家店铺连合起来,降生了大研镇合作小食店,其中有出名遐迩的丽江粑粑司令传人阿妈凤仙、面条司令阿妈六、一个流落丽江,人称汤圆王的四川籍陈姓老人等。除去一多个男性外,一个合作小食店都是清一色的纳西女子。父亲被推举为经理,率领一班纳西女子,闯荡风雨人生路数十年,在后来有些人都食用上了国营的大锅饭之后,这一个由数十个纳西女子组成的合作小食店延续支持自负盈亏。除了至今脍炙人口的阿妈六面条外,她们做的火烤和油煎这两种丽江粑粑远近著名,特别是那先在平底锅上双面煎,次要在一个鹅卵石上慢慢地用松木火烤的丽江干粑粑因价廉、味美、储存期长而深受藏族马帮的很喜爱,本人平常在母亲的店里看着头戴宽沿毡貌,腰插长刀的藏族赶马者把一大摞一大摞的干粑粑装进藏式褡裢里,兴高采烈地赶着马扬长而去,丽江古城喜欢钓鱼的人,也爱带上这种干粑粑去当野餐的主食,在河边佐以在铜火锅里煮的新鲜的鱼和豆腐,是使人垂涎的美味。当前,丽江街道已经见不到这种地道的火烤干粑粑了,过量丽江人和吃过这种粑粑的外地人都在怀念这种特别的纳西小吃。

父亲自力管理着这一个在古城有七八个分店的惯例小食店,她遇事有胆略,能决断,在店里和邻人邻居中极度有威望。在自己的印象里,特别多个将要全是纳西女子的店气氛特别融洽,所有人紧张地工作了一段时刻后,便按期相约穿上传统的纳西妇女盛装,到黑龙潭等风景名胜区去游玩、野餐,在我的眼里,她们是一群极能吃苦,但又会把生存过得有滋有味的纳西女人。

“茶马古道”老镇丽江忆旧——老城的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