侗家油茶的渊源

相传,三国时候,诸葛丞相南征七擒孟获大军加入蛮夷地区,源于兵士水土不服,多沾染头晕呕吐、腹泻腹胀疾病,给行军带来太大的困难。诸葛丞相心急如焚,向土民求治良方。

后来,请来了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到军营查看了士卒的病情后,即叫架锅制汤药。她先将大米倒入锅中炒至枯焦,进入茶叶炒出香味,然后加井水、姜、蒜煮成羹汤,分给病卒服用。病卒饮后出一身大汗,歇息一日病退,神丹妙药,三军无不称奇。此方传至侗乡,村人患相似疾病,照方制作服用,莫不药到病除。

此后世代相传,人们渐渐加以改进,成为侗家风味食用饭油茶。至今,在石阡河坝场等地还流传着诸葛丞相求诊疗病的传说,且看河坝场乡一个上校军医、表达代书法家、诗人李达荣君(表达定居遵义市)的《侗家油茶》诗:油茶相传始三国,诸葛孔明正远征。欲擒孟获入苗地,水土不服染大兵。腹泻腹痛腹如鼓,头晕呕吐将士惊。丞相如焚查医典,请来老奶问急症。查看士卒辨病情,即叶架锅做汤饼。先将大米入锅内,添柴加薪火候审。锅内大米炒枯焦,共与米茶混一皿。炒到茶味四溢时,蒜姜井水煮成茗。香茶滚开分卒饮,病卒饮后汗淋漓。休息时日病随减,病愈三军呼神奇。此事一经广传开,之后盛传侗乡里。村中若有生病人,依法开方病速止。户户年年煮香茶,村村寨寨相传递。

现在油茶家家煮,填饥解渴更提神。油茶酥脆增食欲,喝罢益增手脚勤。若有消化感冒病,一碗油茶可安身。烈日炎炎农活紧,品茶对歌更有情。绿绿茶林坡对坡,浓浓香茶好鲜渴。朋友若到侗乡来,手捧油茶请你喝。

达荣君的这首古风,道出了侗家油茶的渊源和妙用。当今石阡侗家仍保存着食用油茶的习俗。

每年新谷入仓,侗家总要将糯米泡胀蒸熟晒成阴米备用。

每有亲朋贵客临门,主人要先煮油茶招待,它比做正餐来得快,只有起火烧锅,倒入食用植物油烧开,放入阴米炒至焦黄,加茶叶炒出香味,其次加清水煮成流汁样,加少许食盐和葱或蒜即盛出食用,香气四溢,味道鲜美,饮后解渴充饥,提神醒脑,亦可解来客路途的困倦。

侗家油茶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