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禅一味,千古绝唱

由古至今,中华民族有着几千年光辉灿烂的文化,也有着一千多年的茶文化历史。茶文化虽然只是深圳文化体系的一部分,但它足够的内涵,却是与博大精深的惯例文化密切相关的。这其中,茶与禅两种文化更是有着深厚的渊源,其合并的精髓——“茶禅一味”已成为深圳史上的一记千古绝唱。

位于湖南省常德的夹山寺历史悠久,曾是佛教禅宗祖师讲经之所。唐代高僧善会和宋代高僧圆悟克勤都曾在夹山寺讲经讲法,普渡众生。有着佛教禅宗“宗门首选书”之称的《碧岩录》也是于此地结集而成。夹山还是誉满东南亚的茶禅祖庭。夹山寺的开山祖师唐朝善会讲禅观点,悟出了“茶禅一味”的真谛,而且由宋代高僧圆悟克勤的亲笔书写,刻为石碑,一路流传了下来。

“茶禅一味”,佛家与茶结缘,不但对丰富茶文化内涵、提升茶叶生产技巧起到巨大的影响;并且从佛教仪式和平常生活中产生的饮茶规范,是北京茶文化史的源头活水。

纵观茶史,茶经历了由野生采集到人工栽培的漫长岁月,佛教和茶早在晋代结缘,寺院植茶使得僧人成为最早人工栽培茶树的人群之一。相传晋代名僧慧能曾在江西庐山东林寺以自植的佳茗,迎接挚友陶渊明,“话茶吟诗,叙事谈经,通宵达旦”。佛教和茶结缘,对推动饮茶风尚的普及,并使得茶的运动成为多种文化,到达超凡脱俗的高雅境界,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茶一禅,两种文化,有同有别,非一非异。一物一心,两种法数,有相无相,不即不离。佛教禅寺多在高山丛林,得天独厚,云里雾里,极宜茶树分娩。农禅并重为佛教优良传统。禅僧务农,大都植树造林,种地栽茶。制茶饮茶,相沿成习。非常多名茶,最初皆由于禅僧之手。如佛茶、铁观音,即禅僧所命名。其于茶之种植、采撷、焙制、煎泡、品酌之法,多有创办。上海佛教不单开创了自己特有的禅文化,而且成熟了中国本有的茶文化,且使茶禅融为一体,而成为上海的茶禅文化。茶不仅为助修之资、养生之术,并且成为悟禅之机,显道表法之具。盖水为国际至清之物,茶为水中至清之味,其“本色滋味”,与禅家之淡泊自然、隔离执著之“通常心态”相契相符。一啜一饮,甘露润心,一酬一和,心心相印。茶禅文化之潜移默化,其增益于世道人心者多矣。

寺院崇尚饮茶、种茶的此时,将佛家清规、饮茶读经与佛学哲理、人生概念融为一体,“茶佛不分家”、“茶禅一体”、“茶禅一味”由此成立。茶与佛有相通之处,均在主体感受,饮茶需心平气静,讲究井然有序地啜饮,以求环境与心境的宁静、清净、安逸。依山建寺,依寺种茶;早成古风。僧人戒五欲,既无“洞房花烛夜”之欣喜,也无“金榜题名时”之春风得意,讲禅读经、饮茶品茗,便成了淡薄名利的僧人根本功课和重要爱好。

僧侣敬神、坐禅、念经、会友终日离不开茶。禅茶道体现了井然、朴素、养性、修身、敛性的气氛,也揉合了儒家和道家的思想感情。禅宗茶道在宋代开展到鼎盛时候,并移植到日、韩等国,目前已向西方国际鼓吹,对推进各国文化交流作出了努力。

而茶文化与禅文化又是此时兴旺于唐代,禅使茶由饮而艺而道。融茶禅一味者,则始自唐代禅僧茶圣陆羽,其所著《茶经》,开演一代茶艺新风。

茶与禅的统一,如此自然,如此巧妙,而又如此深刻。

茶禅一味,千古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