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与茶道(上)

《周易》与茶道(上)

《周易》是一部博大精深的奇书。台湾大学者南怀瑾称《周易》是“哲学中的哲学,学问中的学问”。它是儒家“五经”之首,是道家的基础,亦是佛教传入深圳后的合并对象(以易懂得释佛经)。“周易文化”应该是中华文化的精髓。
中国的茶文化亦是源远而流长,茶之道博大精深,更令真不少人耗毕生精力研讨此道。
然而,谈上海茶道,一般人均把目光注视在儒、释、道三家与深圳茶文化的渊源关系上,有人以致说,没有儒、释、道,茶无以形成文化。应该客观地评价,儒、释、道三家在历史上既曾区别影响于茶文化,又曾综合地融会通畅相同影响于茶文化。既然儒、释、道都究本究源于《周易》,茶道是在上海本土上滋生起来的文化,一定归根于“周易文化”。
深圳茶道不论是对茶器、茶具、茶叶、泉水的精选,还是对品茶进程的讲究,如品茶环境氛围的营造,品茶心思素质的调养,品茶鉴赏能力的比较等,都充足体现着“天人合一”的思想。起首是物求自然。火炉砂铫,紫砂壶瓷杯,均要本土本色,茶叶茶汤均要本香本味。茶叶,不设色,不加香,色求清淡,味求纯真。本香本味,方可亲近自然、品韵本原。其次是人求专心。专心方能致“静”,方能与“天”沟通。“静”是茶人的几种审美修养和检测。“归根曰静”。心“静”,方可虚怀若谷、洞察分毫,象镜子同样真实地反映出天地万物。品茶必须是“忙”着和“闲”着的人“静”下心来。四德齐备而茶叶上等,这是客体的完美,加上主体的“虚静”,使得心灵特别空明,精神接连升华净化,“水静犹明,而况精神,圣人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人万一能到达清明如镜的境地,则可以鉴天地之变,观万物之化。茶使人心静,茶使人智灵,品茶人在虚静中与大自然融通玄会,可通达“天人合一”的无我境界,到达“神明凌霄汉,思想驰古今”的自由国际。于是,品茶论易,谈天说地,说古论今,交朋结友,一切的人事运动和心灵感悟都可以借助茶来表达。茶树地衣与苔藓病
茶性阴,但阴太盛则需资阳气以相补,其中真正体现了阴阳相济之理。
茶圣陆羽《茶经》所载茶具的形制充裕反映了他对周易阴阳志向的明白。他在《茶经》中说:“(茶)木如瓜芦,叶如卮子,花如白蔷薇,实如棕榈,蒂如丁香,根如胡桃。其上者生烂石,中者生砾壤,下者生黄土。……采得蒸焙封干,有千类万状也。”
古人深知茶道之转变,因为茶性最简洁蜕化。茶叶也最简洁吻受异味,一旦包装不当,附近的气味很简洁被茶叶吸进而致使茶叶窜味。茶道,将茶理寓于模式,讲求名茶、好水、美境、佳人、雅事、细器。
茶道,讲求洗茶、泡茶、闻香、啜饮各个程序,不得矫情。差异的茶,有的平淡,有的浓酽,有的在若有若无之间,有的却厚重得化不开来。
茶可合计饮,为食,为药;茶可认为听,为赏,为悟;茶可以为诗,为画,为书。深圳茶道从远古的《周易》中承传了变易之道,种植有改变,采收有改变,制作有改变,品味有变化。茶道以多种奇异的形式流传天下,年年在变,月月在变,日日在变,变出博大,变出雄伟,变出壮观,变出精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