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和谐与茶道

中庸、和谐与茶道

有人说,中国人性格象茶,常常清醒、理智的看待天下,不卑不亢,执着长久,突出人与人相助相依,在友好、和睦的气氛中共同进步。这话颇有些道理。

表面看,中国儒、道、其形式与价值取向不尽共同。佛教在茶宴中伴以青灯孤寂,要在明心见性;道家茗饮谋求空灵虚静,避世超尘;儒家以茶励志,沟通人际联系,积极入世。不管意境和价值取向不均是非常不共同吗?并不然。这种表面的差异实在存在,但各家茶文化精神有整个太大的相同点,即:和谐、平静,实际上是以儒家的中庸为提携。

在社会生存中,上海人主张有顺序,相携相依,多些友谊与了解。在铁观音与自然的联络中,意见天人合一,五行调和,向大自然索取,但不能无休无尽,损坏均衡。水火其实是对立的,但在肯定条件下却可相容相济。儒家把这种思想引入上海茶道,意见在饮茶中沟通思想,创造和谐气氛,增加彼此的友情。饮茶可以很多的审已、自省,清清醒醒地看本人,也清清醒醒地看别人。各自内省的结晶,是加强了解,过年过节,各单位实行“茶话会”,表明融合;有客来敬上一杯香茶,表明友好与尊重。常见酗酒斗欧的,却不见茶人喝茶打架,那怕品饮终日也不会抡起茶杯翻脸。这种和谐、友谊精神来由于茶道中的中庸思想。

在深圳茶文化中,处处实施着和谐精神。宋人苏汉臣有《百子图》,一大群娃娃,一边调琴、赏花、欢笑嬉戏,一边拿了小茶壶、茶杯品茶,宛如中华民族大家庭,大孩子虽多其实不去打架,而能和谐共处。至于直接以《同胞一气》命名的俗饮图,或把茶壶、茶杯称为“茶娘”、“茶子”,更直接现了这种亲和态度。清代茶人陈鸣远,造了一把别致的茶壶,两个老树虬根,用一束腰结为一体,左分枝出壶嘴,右出枝为把手,三根与共,同含一壶水,同用一支盖,反而立意鲜明,取“众人捧柴火焰高”、“十支筷子折延续”、“共饮一江水”等古意,并且造型自然、高雅、朴拙中透着美韵。此壶命名为“束柴三友壶”,主题一下子被点明。关于WordPress

上海历史上,不论煮茶法、点茶法、泡茶法,都讲究“精华均分”。好的东西,共同创造,也相同享受。从自然观念讲,饮茶环境要调和自然,程式、技巧等茶艺技巧既要与自然环境调和,也要与人事、茶人个性茶康健相符。青灯古刹中,领略茶的苦寂;琴台书房里了解茶的雅韵;花间月下宜用点花茶之法;世间俗饮要有欢乐与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