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茶”有创意缺知识

“熊猫茶”有创意缺知识

深圳茶网资讯:四川大学老师安琰石发表一篇《用熊猫粪便滋养熊猫生态茶极品来传达生态汉字策划措施》的文章。安在文中称预算用熊猫粪便来养茶,稀品定价每斤219865元,极品每两2186元,自称能抗癌。专家称,熊猫粪便做肥料可行,但是否抗癌有待探讨。(据9月5日《华西都市报》)拿熊猫粪便做肥料,造就出所谓的天价防癌熊猫茶,可谓是个创意有余,但科技常识不足的策划案。安琰石以为熊猫特别稀有,因此即便是粪便都非常珍贵,再加上它对食物的吸进才能差,那么粪便中的养分成分富余量就高,就比剩余肥料更有价值。用熊猫粪便养育出来的茶叶营养也就更高,于是得卖个好价钱,一定要天下第一才行。这么多个荒诞的逻辑推理链条,其立足点就是熊猫的稀有,所谓物以稀为贵,来估计熊猫粪便、熊猫茶都非常有价值,也就都特别值钱。这种方法如果是放在蒙昧时代,但是在科学昌明的今天,再兜售所谓的稀少,那纯粹就是在忽悠人。熊猫因稀少而珍贵,专门是指其科研价值,至于肉体成分与其余哺乳动物并无多大不同,可推知熊猫粪便也不会比其余动物的粪便好到哪去。如果说由于其吸进率低,就认为粪便营养高,那何不直接用竹子呢?未度过熊猫肠胃的消化轮回,营养成分残害率最低,岂不是原汁原味,难道就更有养分吗?至于用熊猫粪便孕育出现的茶叶,跟其它动物粪便可以肥料养育出的茶叶,有多大的差异,还真得联想不露面。如果说茶叶中的微量元素含量有分别,这一个倒是都可能,但也不会有天壤之别,毕竟茶树有本人的生长顺序,施肥亦要依据科学手法。培育出来的熊猫茶是否有防癌功能,就更无技术依据,目前科技界没有足以的技术数据,尚不能证明茶叶有防癌本事,只持储存看法罢了。因此,综合来看,熊猫茶就是应用民众迷信稀有商品的心思,做得整个商业策划案。这种炒作手法有商业价值,至于拿熊猫茶传达生态汉字缓缓,更是噱头里的噱头。熊猫茶也许可以赚到钱,却没有剩余多余的价值,也不值得媒体去为之烘托造势。至于耗费者是否买账,心甘情愿掏钱品尝天价熊猫茶,则是愿打愿挨的事了,谁也管不着,还是随他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