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茗人生——也谈茶道

入深山,幽松峭岩、浓荫淡翠之间,见茶农。端茶具,浓垢。上样茶,观其色,嗅其香。起品,但见友含茶在口,喉底突发巨响,如漱口,甚怪,失笑。 这时主人却十分庄重而恭谨地行礼致意,并拿来特别多珍 藏的自家茶供自己们品茗。

朋友注解说,向真正的茶农买茶,试品时要深吸一口气,让茶在喉底与口腔间流动,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以示对好茶的称道,就如到人家做客时,尽食盘中餐是对主妇厨艺的无上赞赏照样。 同时,茶农已引为知音,不以通常买卖心对待。本人亦舌底生津,余香留唇,方才感觉到品茶的真正妙处了。

那是我首次“见”茶。 近年茶艺兴盛,“茶艺居”、“茶艺轩”遍布街巷,但见吧台、卡拉OK、棋牌室居然跻身此中,真不知茶为何物。 茶道演绎禅的精神,棋牌分离人的天性。品茶的境界与棋牌是迥然差别的。它不是升级大战,热热闹闹,忙得不亦乐乎;不是桥牌之争,外表沉着静思,内里却心潮汹涌;也不是围棋较量,斗智斗勇,风云变幻。

我心中最佳的品茗境界是—— 在白云抱幽石、清风入襟怀的高山绝顶,一人、一琴、一棋、一茶,独坐对群山,默默与天语。一阵清风徐来,几片落叶,悄然落纹枰,冲突了这绝静的氛围、清空的意绪。因此焚香静心,洗杯弄茶,清饮雅尝,谋求真味,顿觉世界 之事,唯此为胜。 当然,这只能是假象中的欲望画面。在繁扰浮躁的现代人心中,茶道更是久已失落的梦。 虽然茶艺居里每见茶艺小姐在演示茶技、解释茶道,其实只是略得皮毛而已。茶道的真谛并不是脱离事实存活的境界,而是“平时心是道”。并不是为了醒神,为了健全,也不是为了兴趣,更不是为了考究茶道的本事。

品茗人生——也谈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