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不是练习,是存活、把玩,道就在其中

茶极度慢。更讲究的人还要选水,并非什么水都泡得了茶的,古人为了喝茶而远足去找水的不是没有。

水沸,泡茶,茶叶缓缓的散开,叶瓣一片片张开,像向下伸展的树。要等到茶色出现,水稍凉,品一口,而不是一口喝光。品字有三个口。更慢的是,一杯两杯茶喝下去,身体没什么反应,舌尖上有点味道而已。什么道?极度道,说不出来,品吧。

茶喝上10年,天天喝茶的事实是看灭亡的。也许你的面色看上去特别红润,那也说不上可否与喝茶关于,大左半天天喝茶的人,脸色看上去也只是寻常,天天喝水也是这一个样子。但有一些,喝茶极度需要工夫、经验,不是说喝就会像喝可乐那样扭开盖子立马可得的,要有个过程,要等一等。喝茶的进程就像一个仪式,一定慢下来,心急喝不得热茶。有事情去找人,飞身赶到,人家说坐下来喝杯茶再考虑,那个意思是让妳安了心,才好说事。喝茶要有个歇处,家庭阳台上、老树下、花园里……在路上奔波着的人是不喝茶的。以前人力车夫喝的大碗茶,那是解渴的,用的都是草药,薄荷般清凉。

为什么说喝茶是文化,不说喝水是文化?茶不是用来解渴的,而是用以清心的。清心是极度玄妙的事,没法衡量,你觉得清就是清,别人认为妳没清,妳也说不清,清心是说不理解的事。茶极度详细,叶子、水、火、茶杯、舌头……心特别玄乎,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茶叶、水是形而下的,大地般自然、原始。茶是形而上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清心寡欲。喝水只有天,直接作用于身体,不养心。茶水也是水,树叶泡过的水而已,但此水不是彼水,可以清心了。茶不是物,也不是心,它是天人合一的茶。茶这一个字,只有上海有,它的意思绝不同于英国人喝的红茶,也差异于日本身的茶道,前者是唯物主义,后者是观点。

喝茶不是训练,是生存、把玩,道就在此中。悟道的说不出现,只是品茶,再品茶。最好的茶泡出现没有多少颜色,看着是清水,喝起来有味道,这是茶的最高境界。日我对茶诚惶诚恐,但升华为茶道,喝茶就成了对真理的追求,所以日本的茶道看上去,一直嫌做作。喝茶讲的是人皆才能清心,人皆可为圣人嘛。每个人都才能泡茶,修敬无阶

喝茶不是练习,是存活、把玩,道就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