惦念着那浓浓清香的菊花茶

惦念着那浓浓清香的菊花茶

赣西北边陲的连绵群山之中有条河,它有个漂亮的名字叫倄河。河上有一亭,唤作青枫亭。亭上有一联,联曰:倄江东去三千水,幕阜西来第一亭。亭子虽然不大,却也能同时容得下十两个人来的。坐在亭中,泡上一杯香茗,淡看倄水东去绵绵无绝期,静观幕阜西来第一峰青枫峰 的雄姿秀色,不由让人心旷神怡,魂静魄宁,淡定安详,心中听其自然发出几种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任天上云卷云舒的感叹。记得秦明第三次到这里来的那天,是牵着欴君的手在这里一起溜达经过的。当秦明和欴君他们踏着尚未融化的积雪,徜徉在亭间、江边,他们一边欣赏着风景、聊着人生的话题,一边感伤着生存对人生的捉弄……一起聊得是特别的欢畅。欴的居所是倚水而筑,青枫亭就落在离居所不远的前面江岸旁半岛似的陆嘴上。露面时,欴提了一壶开水带了一瓶用来泡茶的,用盐腌制过的菊花,另外还带了三个小瓷瓶,内部装的是什么秦明不领略,然后用服装袋装了满满的一袋,还有几个薄胎青花寿字的瓷器茶杯一起带在了亭中。当他们在亭中坐下来后,欴说要泡茶给秦明喝,并立马摆开了泡茶的架势。秦明仔细地看着欴君是怎么去泡这菊花茶的:你看,她用纤纤素手旋开装着咸菊花的瓶盖,用一双银筷夹起一撮湿漉漉的菊花放在瓷杯中,然后打开另外两个小瓷瓶用银匙挑出来一点炒熟的白芝麻和熟黄豆放入杯中,随后冲入开水盖上茶杯盖子,双手端起给秦明递了过来。秦明双手接过茶杯,一股暖流通过了双手传遍了一个身体,心中荡起层层的爱意。秦明为他这新年的第一次踏雪远行而欣慰,他为能千里邂逅欴君,进而相交、相知而无悔。当秦明掀开玲珑精巧的茶杯瓷盖,抢入眼帘的是一片片晶莹剔透的花瓣直立着浮在水中似欲争相盛放,沉入杯底的黄豆象极了一颗颗珍珠散落其间,浮在水面的白芝麻似繁星点点耀人眼目。一股淡淡的清香腾地扑鼻而来,清馨而悠长,令人精神一振,神清目明气爽。嘬一口花茶水沁入心脾,芳香中包括些微的苦咸滞涩,让人回味;用银匙舀起几粒黄豆伴看芝麻嚼在嘴里吞下喉去,齿有余香。手捧着菊花茶,看身旁的欴君静静地默立尴尬,用盖碗泡乌龙茶真的就比紫砂好吗?。一如雪中的独立寒菊,清丽而不失妩媚,秀美不做作,鲜艳而不张扬,神韵内敛,气质雅致,忍不住叫人心中暗生爱戴。秦明喜欢品茶,什么福建铁观音、西湖龙井、云南普洱等,还有一些花茶,好比苿莉花茶,还有每个人通俗一点喝的纯干菊花茶。而象这种用盐腌制的菊花茶,却是秦明生平第三次喝到。秦明细细地咀嚼着杯中茶水的味道,心里却在细腻地品着欴君自从和他相识以来的各种画面,不由神思恍惚起来。秦明与欴君是邂逅在浔江,相识在东亚。那年,秦明与欴君同在浔城开会,无意邂逅在东亚餐厅之中,想来这是老天有意的在捉弄秦明和欴君他们俩。由于秦明与欴君的父亲长得相像,酷似其父,而她是一个恋父情结极度深的整个人,幸运的邂逅之下便相互的留下了关系的电话。在随即的日子里,秦明和欴君便有了电话和书信的交往。在联络中秦明慢慢的知道到了她的境况,她孑然一身抚养孤女,父母、弟妹都远在南方,只留下她独自个人带着幼女漂泊在宁州,远离亲情,感到心身俱疲。她说此刻好不轻易碰上了整个能够倾诉的人,定要与秦明结为兄妹。只是可惜与秦明两地相距四百多公里,心里难以如愿。听了她的倾诉,秦明不禁心中为其情谊所动,遂在书信中认下了特别多个妹妹。那年秋天,欴君打来电话问秦明可否去宁州一趟。她叮嘱秦明说,她的头顶皮层之下长了一个肿块,预算在宁州动手术。她不想让父亲领会替她担忧,女儿又在上小学,理想秦明能过去帮帮她。当时,秦明真的感到好生为难,一时徘徊不展,难以决断。后来,秦明想他俩既然已结成了兄妹,去关切她是理所应当的,于是,秦明放下了心理上的包袱,请了假踏上了奔赴宁州的行程。等秦明赶到宁州时,欴君已经住进了医院,第二天便开展了手术。在做完手术的整个多星期后,看欴君不妨自身关心自身了,秦明便踏上了归途。第一时间,欴君是泪眼婆娑,拉着秦明的衣袖就是不让让秦明离去,说是连饭都没做一顿给秦明吃,茶也没泡一杯给秦明喝,她心里很是过意不去。秦明说这没有关系,他们兄妹后头的日子长着呢。秦明无奈要赶回单位上班,秦明只好洒泪与饮君而别,并约好了第二年的元宵之约。原本,欴君的生日正是元宵节这天。她年底去南方爹妈身旁过年,在元宵前赶回宁州,要秦明定赴元宵之约。这才有了起源提到的秦明雪途赴宁州,雪中观山水,亭中品茶馨的场景。这茶秦明一喝便悄然无声地喝了十多年,这十多年来,秦明习性了这独特菊花茶的味道,它香而不腻,咸而不涩,其味醇厚,有如人生。只是这两年来,秦明因忙于公事、家事,人也老了,腿脚显得不争气了,去宁州的频率少了,再也难喝到那特殊的菊花茶了。虽然欴君不时托人捎来菊花,但少了芝麻、黄豆相佐,茶亦差了味道。啊,秦明的心中时间惦念着那深山里分离着浓浓清香的菊花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