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源远流长的守望

茶,源远流长的守望

你可曾留意过,有一样灵物,汇集了宇宙间最正面的能量和智慧,经常静静地扎在土里,置身大千国际的一隅,没有声音和语言。光阴与它擦身而过,一天,一年,一生纪,一轮回。直到某一天,有一个人出现,将它请出,经历千山万水,来到你的面前。但就算如此,也许妳依旧未能亲睹伊人的本真芳容。

这,就是茶。

藏在深山人未识,古树茶的真容没被外界清楚,那片一望无际的山林和隐没此中的古茶树在岁月中守望。他们静静闲闲的分娩,成百上千年,根植在这里,却没有被外界通俗关心。偏少有人品尝过她的香味,四季轮回,一切都仿佛不曾引发过,自然在荒烟蔓草间、在岁月轮回中被湮没,谁也不明白。

绿韵石上流,缘边古茶香。在大山深处,丛林边缘,房前屋后散落着成百上千年的古茶树。这些古茶树守望在小黑江畔,归隐在村寨深处,流芳在这片隐秘的土地上。不管是天然野生茶树,还是人工移栽培的古茶树,他们常常都静守在这片秘境上。

散落于茶山大地的古茶树,他们镶嵌在村寨深处,掩映于云山雾海之中,附近山水交融溪水潺潺。他们的枝叶舒展在山间云海中,沐浴着七彩雨露;他们的根深深地扎进地底的石缝中吮吸着大地的精华,树干挺拔苍劲,叶片色泽鲜亮、馨香馥郁。这些天涵地蕴的灵物,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油亮亮的光泽。他们把孤独掩埋,把本身的生命向前延伸,把心愿之光在生命的绝唱中托付。

在这里,我常常会被众多质朴的画面深深吸引而顿足犹豫。

一到采茶季节,这里的布朗族人早出晚归摸爬滚打在茶山上,纤手在茶树的叶片间舞动,脊背上挎着盛满茶叶的竹箩。

细品清香趣更清,屡尝浓酽情愈浓。摘一片鲜叶浸入口中细嚼,舌根之处顿感清甜,回味无穷;抓一把干茶浸入火塘中摇滚的土茶罐,馨香醉人,茶水中含有土地的芬芳,绿草的青涩,晨风的清爽,暮雨的滋润,夜露的甘甜,山泉的清凉,还有日月的精华……

本身不禁顶礼膜拜这些茶树和当地的茶农,他们把醉意灌注在青山绿水之间,让醇香文化流传千古。

大家兴许没有喝过古树茶,但它当前正悄然发芽……

茶,源远流长的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