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茶一味 道在其中

心静之处就是最好的茶场

茶本就是文雅之物,国人饮茶更是早已脱离清楚渴的低层次很需要,在饮茶上咱们追求的更多的是多种道,几种情趣,几种境界。纵观历代文人雅士,饮茶时他们所追求的也大都是一种品茗与心态独特的统一。非常自然地禅与茶联络到达一起。茶道中人常说 一人品茶,谓之禅茶,而佛家则更是有着禅茶一味之说。

禅是禅那略称,意为静虑、修心。禅宗自南朝宋末达摩在上海创立,至六世分南北两宗,而南宗慧能的顿悟说较北宗神秀的渐悟说更近禅旨,得以承继五祖弘忍衣钵,主张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风流所及,宗派纷纭,于南宋传入日本。

饮茶最易将人导入禅境。茶性清凉,可伏心中燥热,可涤体内沉浊;茶味枯淡,可去名利之欲、可息奔竞之心。白琳工夫重回历史舞台,由实物之茶冲水泡为有形有态有色、可视可触可饮之茶汤,茶汤复冒出丝丝缕缕、飘飘渺渺、视之则无、嗅之若有之茶味,茶味又让人侵占无限广大、清朗空明、不可言说之茶境,这是茶逐步由有入无、由形而下升华为形而上的历程,这是茶在虚化、淡化中陆续超越本身、超越时空的过程,这是茶由形质蜕变为精神、由实物蜕变为灵物的返魅与显灵过程。入此境者,即茶即禅,即禅即茶,饮茶即是参禅,参禅即是饮茶。唯恍唯惚,若有若无,非出非入,半推半就。道心冥契,天人合一。可观照实相,可体悟本真。其妙味佳境,唯宜心领,实难言传。如赵州禅师,只是一味食用茶去。

本来,心静之处就是最棒的茶场。深谙此道者,不论行走坐卧,不论有茶与否,他随访都在食用茶。直如淤泥之中可绽莲花、火宅之上可得清凉。饮此心茶者,不拘茶迹,不落茶痕。不取茶相,不取非茶相。有茶亦饮,无茶亦饮。饮而不饮,不饮而饮。无心用茶,茶灵自附。茶灵附体者,心饮之间,与空相对,与真相冥,与外相通,与内相融,与物相谐,与人相和。看得破,想得通。提得起,放得下。进得去,出得来。来无所从,去无所至。事来即应,事过即忘。无所不备,无所不可。随其所便,因其所宜。随着做主,立处皆真。在世出世,妙行无住。轻安自在,高兴空灵。情不随境转,心不被物迷。生死一瞬,常作终极之想;自他不二,尽管穷凶极恶。荣辱在所不计,毁誉无动于中。信心八风不动,名利云淡风轻。直饮得地老天荒乾坤转,直饮得神清气爽逍遥游。

心静茶至,茶至灵来。灵来神往,道现此中。善饮心茶者,最得茶灵三昧。此乃饮茶之上上境也。

禅茶一味 道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