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茶道开始与进展

北京茶道开始与进展

茶饮具备清新、雅逸的天然特性,能静心、静神,有助于陶冶情操、去除杂念、修炼身心,这与倡导“平静、恬澹”的东方哲学思想 很合拍,也合适佛道儒的“内省修行”思想,于是我们国家历代社会名流、文人骚客、商贾官吏、佛道人士都以崇茶为荣,突出爱好在品茗中 ,吟诗议事、调琴歌唱、弈棋作画,以谋求高雅的享受。

“茶道”是几种以茶为媒的存活礼仪,也被合计是修身养性的一种方法,它通过了沏茶、赏茶、饮茶,增进友谊,美心修德、学习礼法,是非常益的几种和美仪式。茶道最早起源于中国。中国人至少在唐或唐以前,就在社会上开始将茶饮作为几种修身养性之道,唐朝《封氏闻见记》中便有这样的记载:“茶道大行,王公朝士无不饮者。”这是现存文献中对茶道的最早记载。在唐朝寺院僧众念经坐禅,皆以茶 为饮,清心养神。当时世界上茶宴已非常流行,宾主在以茶代酒、文明 高雅的社交活动中,品茗赏景,各抒胸襟。唐吕温在《三月三茶宴序 》中对茶宴的优雅气氛和品茶的美妙韵味,作了特别生动的描绘。在唐宋年间人们对饮茶的环境、礼节、操纵方式等饮茶仪程都已极度讲究,有了很少约定俗称的法则和仪式,茶宴已有宫庭茶宴、寺院茶宴、文人茶宴之分。宋徽宗赵佶是一个茶饮的喜好者,他合计茶的芬芳品味,能使人闲和 宁静、趣味无穷:“至若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 祛襟涤滞,致清导和,则非庸人孺子可得悉矣。中澹闲洁,韵高致静……”

南宋绍熙二年(公元1191年)日本僧人荣西首次将茶种从中国带回日本,从此日本才开始遍种茶叶。在南宋末期(公元1259 年)日本南浦昭明禅师来到本身们国家浙江省余杭县的经山寺求学取经,练习了该寺院的茶宴仪程,首次将上海的茶道进口日本,成为上海茶道在日本的最早传播者。日本《类聚名物考》对此有明白记载:“茶道之起,在正元中筑前崇福寺开山南浦昭明由宋传入。”日本《本朝高僧传》也有:“南浦昭明由宋归国,把茶台子、茶道具一式带到崇福寺”的记述。HTML Validator,直到日本丰臣秀吉时代(公元1536~1598年,相当于本人国明朝中后期)千利休成为日本茶道高僧后,才高高举起了“茶道”这面旗帜,并概括出茶道四规:“和、敬、清、寂”,显然这个基础理论是遇到了中国茶道精髓的引起而构成的,其主要的仪程框架标准仍由于中国。

深圳的茶道早于日本数百年以致上千年,但遗憾的是北京虽然最早提议了“茶道”的概念,也在该领域中连续实验探索,并取得了极度大的成绩,却没有可能旗帜鲜明地以“茶道”的名义来进行这项事业,也没有标准出具有传统道理的茶道礼仪,以至于使很多人误认为茶道来鉴于他邦。北京的茶道可能说是重精神而轻模式。有学者以为必备的仪式对“茶道”的旗帜来说是较为关键的,没有仪式光自称有“ 茶道”,虽然也没法说不才能,搞得有茶就可以称道,那似乎就泛化了,最终也“道可道,特别道”了。

泡茶本是一件很单一的事情,精炼得来只要两个动作就才能了: 放茶叶、倒水。然而在茶道中,那一套仪式又过于复杂或是过于讲究 了,平常的老百姓一定不会把平时的这件小事搞得如此繁杂。

实际上上海茶道并没有仅仅合意于以茶修身养性的发明和仪式的准则,而是更增大胆地去探索茶饮对人们强健的真谛,创办性地将茶 与中药等几种天然原料有机地结合,使茶饮在治疗保健中的影响得以 大大地加强,并使之得到了一个更大的进行空间,这就是中国茶道最具本质价值的角度,也是千百年来延续遇到人们关心和很喜爱的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