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茶德、茶道礼仪

茶既是灵魂之饮,以茶载道,以茶行道,以茶修道,因此茶中无道即使不得“茶道”。不懂品茗技巧,也不理会饮茶修身养性的作用,亦算不得“茶人”。 茶道就是人道。茶道的角色是茶人,从古至今,从海内到海外,几乎无处不无茶人,无时不有茶人。一个人,只有当他对茶降生敬意时,才能成为新的茶人和爱茶人!在茶馆里,茶博士、茶把士、茶效劳员以茶迎客;在居住处,以茶待客有主任和宾客;在茶会上,有主持者、茶艺师把茶道之美、茶艺之情展示给应邀嘉宾;家具茶事则自烹自饮,自得其乐。照理说,茶人不要言资格、论贵贱,但茶既出在道德立国的中华民族,也就给茶道予以了浓厚的道德色彩,茶人也便有了茶德礼仪的项目。茶圣陆羽的项目特别简单,恳求茶人是“精行俭德之人”。唐末刘贞亮哀求茶人循礼法、行仁义、谦恭和平、净心高雅,即以茶行“道”。此处的道又以儒为主。宋人强调茶人一定是佳客,这里的佳客应该占有如茶一般清醇优雅的气质和坦诚告洁的情操。明代对茶人虽无确定程序,但大体号召则有。陆树声著《茶寮记》中提到:“煎茶虽微清小雅,但是其人与茶品相得。”哀求茶人、文人之间的情操高尚、志同道合,饮茶时要吟诗、挥翰。日本茶道宗匠千里休也提出茶人资格说。中国茶道推崇茶人的神韵,即茶人应具有外观表示象美和气质美。我们国家茶人在长期的茶事流动中,借助佛教修行的“五调法”来修炼自己。调身:茶人在茶事活动中呼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走有走相,如:坐姿端正,腰板直立,肌肉轻松,目光祥和,举止从容。调息:呼吸要轻细而匀实,做到不粗、不喘、不乱。调心:目定意闲、除区杂念,排除妨碍,做到心“不散”(不想与茶无关之事)、“不浮”(不浮躁不定)、“不沉”(不昏昏沉沉,无精打采)。调食:饮食适合,吃有食用相。用食勿计较。调睡:不贪睡,不失眠,作息有序。茶人通过“五调”就可以投入“心斋”、“座忘”的境界,获得大智大慧、超越自本身、明心见性、陶冶情操等人格的修炼与改善。日本茶道对茶人恳求特别严肃,一般是要熟悉茶道文化艺能,并已纳入大学家政系必修课程,了解本民族格外的审美意识和道德观念。按此号召,茶人须是茶专家和哲人才行。于是,在普及茶道时只能恳求实事求是,实际上非常难作到。如今社会,世人求和平,国人将讲文明。茶人既要继承散发本民族的惯例道德和文化教养,又应融入当代精神文明和科学知识。1982年9月出世的台湾茶艺协会,建议了“清、敬、怡、真”的茶艺基本精神。本人们国家已故著名茶学家庄晚芳先生毕生以身许茶、一心为茶,他提倡的以“廉、美、和、敬”为中心的茶德可谓表达代茶人之程序,他本人也是咱们茶人努力练习的楷模。

茶人、茶德、茶道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