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下午茶

有一个画面是印象深刻的,巴黎整个暖和舒畅的午后,透明干净的落地橱窗毫不遮饰的向路人传播着茶餐厅内的景致:四处攀爬郁郁葱葱的藤本植物,分散出大自然香气的细木条桌椅,窃窃私语的喝下午茶的男女,以及一些正在发生进展中的故事。有整个女子的身影独自临窗而坐,向远方眺望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淡淡忧伤的怅惘和一份自在慵懒的矜持,似在期待,实则能用心中早已确定无人会来赴约。她漂亮、倨傲,有一股神秘的气息充斥着她的浑身上下,微微开启的嘴唇薄薄的,形状姣好,轮廓分明的侧影却有着一种傲然而不造作的味道。她显得那样优雅从容,气定神闲,犹如配上一副画框,就是大师笔下的又一位蒙娜丽莎。在这一个午后,她端起整个白色印花的细瓷茶杯,为路过的行人构筑起一道说不出的迷人风景。她一个人在喝茶。从此迷恋上喝下午茶。想来下午茶,这几个昂贵而美好的词汇该是归属贵族阶层享受的吧,是符合在美丽而宁静的季节,整个云淡风情的午后,在自家鲜花盛开的后院林荫下,在午间甜蜜而柔滑的光线中,与知己分享的一段细密心境;是在每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在花草葱茏,莺声鸣啭的庭园里,有三五个好友相伴,有镂花的洁白桌布和锃亮的餐具,在茶水的氤氲中,看着悠闲的时光从指间缓缓的流淌过去。而下午三四点钟辰光,渐弱的太阳慵慵懒懒地照射在银质茶具上,映出一片晶莹亮泽的白光。然而对于风风火火的都市女人们来说,这样的下午茶几近奢侈。归属她们的是在整个沙尘欲来的春天午后,从充斥着嘈杂电话铃声和文件堆积如山的办公室里逃脱露面,胳膊底下夹着一本书,在固定的地点落坐,向熟习的侍者点头示意,他便会心领神会领悟该为她今天的情感奉上什么样的茶水。窗外明媚的阳光像散碎的水珠般洒落晶莹一地,女子眯起眼睛,感受着阳光投射在脸上时产生的那种懒洋洋的酥痒。次要慢慢的在眼前摊开分离着淡淡墨香的书本,这是一天以内,一次惬意的松弛,一段悠闲自在的下午茶时光,匆促的时间在此做整个短暂的停留。放在面前的有时是一杯具备异国情调的红茶,渐渐晕染开去的红色中,漂浮着一片柠檬,女子原先焦灼疲惫的容颜便起源在茶香中逐渐伸张,释然,然后会发现上帝予以她的女性特有的端庄娴雅,温柔滑悦都一致又回到了身上。当然有时候,也可什么都不去想,就这样让一颗急躁枯萎的心在柔曼舒缓的音乐中,迟笨累积,积淀……窗外正有一大束的金色阳光毫不吝啬的倾斜在身上,因此她的眼前又浮表示出一样,在有着丰沛日照的罗马,23岁的奥黛丽赫本穿着一件白色的棉布衬衣,风姿绰约的站在喧闹鲜润的古城街头,慢悠悠的舔着一个马上融化了的冰激凌。她那青春可爱又不失昂贵典雅的景象,让人一见就立刻倾心了。而那段公主与派克的浪漫爱情故事也成为女人青春少女时期津津乐道的最爱。多少年之后,女人已不再青年人,而赫本那如同一颗精美切割的钻石般没法抗拒的魅力依然鲜活的驻留在心中。有时盛在杯中的,是芬芳扑鼻的茉莉花茶,质感通透的玻璃杯中,嫩绿青翠的芽尖儿被注入的茶水呆笨浸润了,绿叶伸展、飘旋、起落的模样,多么像人生的一段沉浮,世事的改变无常。想到这里,女人便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在反省眼下在红尘中疲惫趔趄的生活,这真的是本身想要的吗?这庸庸碌碌的日子究竟是为了什么?在下午茶的氤氲中,女子渐渐确定了,自身渴望的本来就是藏在细枝末节中特别少隐隐闪表达的讲究,是在这样整个个广泛的日子里摇曳露面的优雅浪漫的风姿。例如在这个宁静的午后,一杯忙里偷闲中的风姿曼妙的下午茶。迷恋上下午茶的女子,是老练而感性的。她不会试图以一种冷漠、回绝的姿态来防守着外界的触碰和干扰,但也学会了不再诉说,手中的茶杯如同是几种情感的回味,一段往事的承载,她学会了独自啜饮,独自享受着这份孤独的优雅和自我消受的寂寞。只是,她所有的寂寞、惆怅、喜悦和忧郁已不用有人来一同共享。

相约下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