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茶文化:每一座城市,都有属于本身的茶韵

中国人的生存一直离不开茶,不论是“棋琴书画诗酒茶”,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雅与俗,文士能够凡夫都不妨喝。可以喝得精良、喝得仪式、喝得隆重,也还可能喝得简洁、质朴、随意。重要的是,手边总或者有一盏茶,除清楚渴,还也许养心,在某一瞬间,如坐草木之间,如归远古山林,感受到清风浩荡。

随着时间的流逝,茶逐渐分泌进所有人的生命,以及人所在的城市,于是,每一个城市渐渐有了自身异常的茶韵味。

成都:放下一切去喝茶

城市素描:及膝挺高的竹桌,高矮宽窄都极度合适人长坐的竹椅,客人前段时间坐下,堂倌即飘但是至,问明所好何茶,稍过片刻,堂倌大步走来,右手擎锃亮的紫铜大茶壶,左手迅速摆上“盖碗茶”的三件套并在一米开外站定,手臂挺直,以紫铜壶远远注水,如蜻蜓点水。一圈茶碗,碗碗斟得冒尖,却无半滴溅出!在你惊慌之时,只见他小拇指轻轻一挑,那个盖子,一个好看的鲤鱼翻身,就恰恰把茶碗盖住了,一段悠闲的时光就在里头慢慢的荡漾开来。

泉州:好茶是斗出来的

  城市素描:一茶庄里的茶案上围着三五个青年人,他们每人从包里掏出一小泡茶叶,倒入两个白瓷盖碗中,先对着碗中的干茶细瞧起来,还不时闻一闻。片刻,水开了,同时斟入两个盖碗内,顿时,茶香四溢。一水、二水、三水……多个年轻一会看看茶汤的颜色,一会将茶杯盖靠近鼻子边闻了又闻,一会抿一口茶闭上眼细细品味,好茶自会博得赞许,而人以茶贵,自然乐此不疲。这种外行人看着傻眼,内行人却乐在其中的就是而今在泉州大大小小茶店里盛行的“斗茶”。

广州:喝茶从早开始

城市素描:广州,西关,一个普通的早晨。一位老人蹒跚地走进一家老茶楼,叫上一壶清茶,两件小点,捧上一叠厚厚的报纸迷着烟阅读起来。过了一会,又有几位老人走上茶楼,彼此寒暄着,茶楼开头热闹起来……

广州,珠江边,晚上八时半,一家人走进沿江的一座酒楼,同样是一壶清茶,一桌子的点心,边看江景边聊天,一家人围坐其乐融融,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间。

杭州:慢条斯理挑茶香

  城市素描:静静伫立于西湖边上的青藤茶馆,客人类临湖临窗这么一倚一望,眼睛里也通常会有多种迷濛的觉得——看西湖本来就是养眼的事,点杯茶,红茶绿茶,花茶米茶,顿时茶香馥郁,那简直就是养心了。古筝声里,一个女孩在不远处的灯下安平静静地做陶,心里逐渐就泛起多种古典江南的心潮来……

长沙:喝茶听书两相宜

城市素描:在长沙茶馆,撇开喝茶,还多出一项享受:聆听弹词、评书。这是长沙由来已久的茶文化传统,延伸至今。长沙老茶馆的摆设,更能体表示出大众的色彩:大均是清色的方桌板凳。桌上一把茶壶,4个杯,也就是说泡一壶茶可供四客服用,时候不限,独饮一壶或二三人对饮一壶均可。

上海:茶在咖啡边上

城市素描:中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繁华热闹,纸醉金迷,咖啡馆里的人永恒比茶馆里的多非常多。茶馆里也有客满的时间,可真正来品茶的人却少之又少,更多的大概只是附庸风雅罢了。而品露面的则是文化。

  城市素描:夏日的深圳,燥热难耐,出门在外没走几步就是口干舌燥,正好碰上卖大碗茶的,龙嘴儿大铜壶一开口,淡淡的茶汤就透着清凉,端起一碗就猛灌一气,茶好不太好、水好不好都在次要,至于使什么茶具那就更不在乎了,只感觉一阵凉意从头到脚,那就一个字能形容:“爽!”。

“茶”字拆开即“人在草木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捧一杯清茶,看枝舒叶展,浮沉舞蹈,无论世事怎么变幻,自守得一份从容和淡然。于是,上海人的生活起居总离不开茶,差异的地点茶的性情各异,区别的茶香滋养出形态各异的生存,甚至一座城市。

那么,要清晰一座城,要感受它非常的魅力,先喝喝它的茶吧。

城市茶文化:每一座城市,都有属于本身的茶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