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禅 茶心 茶史

茶禅:清真一味悟玄机

的平淡之性与禅林的疏朗之风有相近之处。茶与禅的联络最少才能从生理学上得到证明:修行人关心坐禅修定,长时间的打坐,使人昏沉疲乏,四肢麻木。为了调济精神、填补营养,又不致违犯戒条,茶水自然成为僧侣们最合适的饮料。

僧侣饮茶之风可上溯到东晋期间,《晋书 艺术传》载,后赵昭德寺的道开禅师昼夜不卧,除日服数枚药丸外,时复饮茶苏一二升而已 。所谓茶苏 ,是多种用茶叶与饮料、香料联合制成的饮料,相当于当前的天然营养液 。

禅茶之风到唐朝尤盛,陆羽《茶经》中记载的煎茶法 即源于禅林中。而僧人之间交往酬答,也大抵清茶一杯,参玄论道。所谓青云名士时相访,茶煮西峰瀑布冰 ,可视为茶道的雏形。

饮茶在禅林中成为固定的规则,是宋代改日的事情。第一时间禅寺皆设有茶堂 ,并有茶头 专管烧茶;寺中按时击茶鼓 召集僧众饮茶。出家人最讲究慈悲与施舍,广结善缘,所以他们常以上等茶供佛,中等茶待客,而僧人本身却只饮些下等土茶 。

但茶禅的重要功能取决于养生。《神农本草经》合计茶味苦,饮之使人益思少惰、轻身明目;宋代学者钱易的《南部新书》记:唐大中年间(公元847-859年),东都有一僧人年120岁,唐宣宗李忱甚感稀奇,问僧人服什么药而能长寿。其僧称:臣少也贱,素不知药,性本好茶。至处唯茶是求,或出亦日遇百余碗,如常日亦不下四五十碗。 宋代的日本僧人荣西从北京引进了禅寺的饮茶方法,著有《食用茶养生记》一书,是饮茶养生学的首选部专著,另一位日僧珠光访华时,就学于克勤禅师,珠光学成回国,克勤禅师特意作书相赠,书曰:茶禅一味 。

茶心:灵犀一点通万象

如日本茶道鼻祖绍鸥说:放茶具的手,要有和爱人别离的心思 ,这种心思在茶道中称为残心 、茶心 ,即品茶时一个容易的动作、表情也需必须具备深沉的思绪与心情,渐渐地生发出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味道,抵达几种形而上的境界,方算是懂茶的人。

茶道唯情,禅道唯心,这是根本的不同;所以相较于禅宗的戒、定、慧、缘 而确立了茶道的和、敬、清、寂 四大要旨,在出世的精神中融铸着高尚而通脱的世俗道德 为人平和、处世恭敬、质量干净、身心寂静。这种修身养性的境界与惯例的儒、道、释的宗教价值观殊途同归。

以茶心观照世相,由茶情推及人情,是几种才情与智慧的表现。茶褐园林新柳色,鹿胎田地落梅香 .(李觏《送黄承伯》诗),洋溢着超拔的才情;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情 (苏轼《汲江煎茶》诗),蕴藉着深邃的哲理。于是有人断言:酒是诗,而茶近乎哲学 不置一词而心有灵犀,空杯在握却如揽兵戈风云。

《景德传灯录》载,僧侣问雪峰义存禅师:古人道,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未审将甚么对? 禅师答曰:食用茶去。 又有僧问保福从展禅师:古人道,非不非,是不是,意作么生? 从展禅师干脆举起茶盏,以无言作答,此举灵犀一些,化通万象 ,是心灵深处的谐振,极度规可以理喻。试想:于风雨飘摇的午后,坐在古老的瓦屋纸窗下,升一盏红泥小炉,温茶在握,悠然自得地听着梧桐滴雨的天籁,这大概就是赵州茶熟人人醉,卧听空林木叶飞 的那种美妙境界罢!

茶史:以茶会友达四海

一部茶史在某种含义上可以说是中西文化交流史的缩影。文道寓于茶道,茶风载以国风,自古及今概莫能外。自己们国家茶史可追溯到神农氏期间,茶风源于蜀地,早期作为药用,唐代运行人工栽培,并出表达了社会上第一部系统论述茶叶种植、品类、采制与饮用的专著《茶经》,后来又被译成多种文字远播异域,作者陆羽也被后世称为茶圣 。公元五世纪,茶叶启动传入国际,据考证,英语中Tea一词即出于福建话茶 的变音;东非产茶大国肯尼亚的斯瓦希利语中的Chai(茶叶)一词则是广东话茶 的变音。

茶文化在宗教开展史上也留下好多佳话。如唐代的日本高僧最澄、空海两位禅师访华留学,回国时带回了深圳的茶种和茶具,在寺院栽植茶树;宋代日僧荣西从上海购买了禅寺的饮茶渠道,并创作了《食用茶养生记》一书,可以视为日本茶道的经典。文化与经济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上海茶素以香高味醇、形美耐冲而著称于世,产量高、品种多,目前我国已作为天下茶叶生产、出口大国而雄踞世界。

郑重声明:喝茶属于保养美食,没法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假如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小心吃,局部文章来鉴于网络,仅作为对比,假如网站中图片和文字加害了您的版权,请联络本身们处理!

茶禅 茶心 茶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