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坡茶传奇(六朝拜徽宗)

赵坡茶传奇(六朝拜徽宗)

总领四川财赋使赵开,带着赵坡自制的“三溪香茗”给成都府尹打过招呼后,骑着快马,晓行夜宿,出剑门经各处关隘上汴京给宋徽宗禀报了这次巡视四川茶法的实施情况和绵竹土门场“三溪茶馆”巧遇赵坡及她自制的香茗之事。言毕,他将“三溪香茗”呈上龙案并再次禀道:“万岁,这“三溪香茗”历史悠久,早在天宝十四年,唐朝边将安禄山、史思明起兵反唐,唐明皇幸蜀的千乘万骑,侵入了蜀地。第一时间,“三溪香茗”作为贡茶献与玄宗皇帝,玄宗品后,龙颜大悦。平定安史之乱将来,玄宗便将此茶带回京都,命名为与蒙山茶齐名的贡茶。后因“三溪香茗”贡茶制作之方失传,赵坡女扮男装到三溪寺装哑人侍童偷经学艺,方使昔日“三溪香茗”的贡茶重放光辉,特呈上此茶请万岁品尝。”

宋徽宗听后,马上叫侍女用托盘端来九龙透明茶杯和烧沸的扬子江水,打开茶包先赏其外形,闻其香色,后取一小杓的香茗于茶杯之中,冲入刚起鱼目珠的初沸水至杯一半,不盖茶杯,让茶叶自然缓缓降落,待游弋一会不沉时,见芽头纷纷开展,稍等片刻再将水冲满,侍女用高冲低行之法将茶泡好,双手捧给徽宗,皇帝品了一口之后,顿觉茶津润咽,清香溢口,于是,他又仔细的询问自制“三溪香茗”之人;赵开便把赵坡受茶、被抢、退茶、病危、遇仙、拜师、开茶馆宏扬本人朝茶文化等事向徽宗皇帝叙说了一遍,徽宗龙颜大悦,赶快降旨,宣赵坡进京受封,由绵竹县令杨绵春护送上京。

一日,川西绵竹县令杨绵春刚要退堂时,只听钦差大人在衙门前高叫一声:“圣旨到!杨绵春接旨!”杨绵春急忙跪地听钦差大人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宣绵竹县令杨绵春护送你县土门箭水神泉赵坡女进京受封,钦此。”杨绵春三呼万岁、万岁、一律岁。接过旨后,即带随从、武士和儿子杨泉到三箭水神泉让赵坡父女看过圣旨,一齐拥着赵坡向汴京而去。

赵坡一行,从绵竹出发经涪城到大、小剑山的“连云飞栈”三十里阁道后,在巍巍的剑门山中,即出表示了人在空中行,云在脚下飘的壮观情景。赵坡高兴地观赏了“剑门世界险”的瑰丽景色和胜似长蛟的云栈风光。他们来到大剑山顶,度过南朝君主梁武帝肖衍修炼之所,古刹梁山寺时、见壁立入云的山巅,云遮雾绕,迷蒙一片,把山上的千松万柏装点得多姿多彩。就连古柏丛中的梁山寺也在飘飞的岚烟中忽隐忽现,异常神秘。

过了剑门山,达到中原地带,这日天色将晚,来到整个古镇,杨绵春叫随从在镇上找了一家宽敞的客栈将人马住了下来。他将赵坡安在上客房住下,自身和儿子住在东厢房,随从人等住在西厢房,令武士轮流把守客栈不让赵坡出事。约摸午夜时分,杨绵春正和衣而卧,半睡半醒时,只听房顶有揭瓦之声,他还未回过神来,听得“叭”的一声镖响,一镖带纸已稳稳地钉在床柱之上,杨绵春大食用一惊,忙叫醒儿子杨泉,胆颤心惊地将镖和纸条取下,他借着明亮的烛光一看,上面写着:“从强盗手中夺回赵坡者,乃云姑也。”只见一黑衣姑娘,手提宝剑已拨门而入,走到杨绵春面前大骂一声:“狗官!妳又打的什么鬼办法,要把本人妹赵坡送到哪里去?”

杨绵春父子见这姑娘怒目圆睁,杀气腾腾,真有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之势,吓得说话直打哆嗦地道:“姑娘息怒,这次本官奉旨护送赵坡上京受封,别无歹意。”

黑衣姑娘哪里肯信杨绵春的鬼话,厉声叫道:“狗官,你有眼无珠,坏本身妹妹清白,想当年本人妹赵坡被强盗黄天佑抢走,是本身巧扮卖酒村姑,在土地岭半坡上杀败强盗救出赵坡,闻听人说,你这狗官父子却不分清红皂白,胡说强盗野蛮,干柴见火岂有不燃,损坏自己妹清白名声,还退茶毁婚。前几日自己回绵竹探望贤妹无着,怕你又有歹意,特暗随大家身后保养赵坡。

杨绵春听后求道:“云姑恕罪,怪本身父子有眼无珠错怪赵坡,实实不该退茶毁婚,表示已事实大白,望姑娘在赵坡面前为本官的犬子再求婚事。”

云姑来到上厢房向赵坡把刚才怒骂杨绵春父子和杨绵春又代子求婚之事说了,赵坡早已心灰意冷,摇头不语,从心底里深感云姑找杨绵春还自己清白之举。姐妹二人寒喧一阵,云姑深知赵坡此次上京是件天大的善事,她也替赵坡开心,互道祝福之后,云姑辞别赵坡又去浪迹天涯了。

一路无事,不到几日,赵坡与杨绵春人等终于达到京城,她见京城街道繁华,商贾云集,店堂辅面琳琅满目,锦带似的赭红色的宫墙,把高大的金殿围绕在中间,重重叠叠的楼台殿阁连绵不绝,耸立在云天之上,类似挨着了太阳。赵坡和杨绵春走过金水桥,踏上镶嵌着白玉的台阶,阶旁鲜花开又开,奇树绿又绿,皇宫美得象昆仑山上的玉宇琼楼,殿宇好似蓬莱仙岛上的楼阁。阶上那璀璨的正殿,微风袅袅,沸荡玉香;白银铸成的玉炉顶上飞出了缕缕仙气环绕着龙椅,徽宗皇帝头戴皇冠,坐在龙椅之上,赵坡和杨绵春向徽宗行叩拜大礼之后,微宗问道:“汝是赵坡否?”赵坡答道:“正是民女。”徽宗兴致很浓地道:“朕闻汝博学多才,对茶文化非常有考究。今天,朕要汝以茶联作对,朕上联是:“茶香高山云雾质,”赵坡答对道:“水甜幽香霜雪魂。”徽宗又道:“松涛烹雪醒诗梦,”赵坡不假考虑地忙道:“竹院浮香起雅思。”徽宗又道:“为爱香茶频入座,”赵坡接道:“欣同知叶论古今。”

徽宗大喜道:“汝真是才女也。朕知汝受茶、被抢、退茶、病危、遇仙、拜师、开茶馆等事,为制“三溪香茗”历尽艰难,朕品过此茶,质压群茶,实为不易。汝姓赵,与朕回家,今赐汝为朕御妹,此茶就以汝的名字,命为赵坡茶,并领御茶监职。”

赵坡跪拜道:“谢主龙恩!”徽宗又道:“杨绵春听旨,汝一时糊涂,对赵坡不分清红皂白,退茶毁婚,理应治罪,朕念汝护送赵坡进京有功,故罚黄金两千两,为朕在三箭水神泉建造贡茶园一座,并委御妹赵坡之父赵三溪掌管茶园事情,不得有误!”杨绵春慌忙跪拜道:“微臣遵旨!”

群臣皆言徽宗乃贤明之君,侍女们簇拥着赵坡到御茶监上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