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具:传世佳品漆茶壶

我国的茶文化,自汉代改日,开始渐渐兴盛起来。从文献记载看,汉时王褒《僮约》已有烹茶尽具 酉甫 已盖藏 及武都买茶杨氏担荷 语。晋代杜毓则撰有《荈赋》一篇。及唐宋圣茶仙们独钟瓷器,视漆器若无睹。出土文物也表明,崭露头角的东汉青瓷已能生产出多种类别的饮茶器皿。恐怕这样说,漆器天然不是茗饮之具,而茗饮之具天然是瓷器。这种漆、茶无缘的情况,与古人对漆器及饮茶有着客观科技的认识相干。漆器虽然能髹饰雕琢出绚丽的画面和玲珑的图案,但对人体有恶劣影响,在100度高温下,这种情况尤为明显。而饮茶讲究的是原汁原味,清纯自然。两者类似水火。但也有例外。这里介绍的二件茶壶,均出自清代着名制漆匠师卢葵生之手,由此本人们或许领略到作者高超的制作技巧和典雅的审美谋求。不过这两件茶壶是合用,还是仅供观赏,就难以考证了。卢葵生,名栋,存活在清代嘉庆、道光年间的扬州。第一时间的扬州经济繁荣,百工云集,文化艺术盛极一时。卢家世业漆工,祖父映之,父慎之,均制漆名手。钱泳《履园丛话》,有云:大而屏风、桌、椅、窗槅、书架,小则笔床、茶具、砚匣、书箱,五色陆离,难以形容,真古来未有之奇玩也。乾隆中有王国琛,给卢葵生以优厚的滋养。顾千里在《漆沙砚记》中称其尤擅六法,优入能品,交游多文学之士 。因此凡是他创作的漆器,无不有特别高的艺术鉴赏价值。这两件储备于故宫博物院的漆茶壶,以锡为胎,巧妙地借鉴和模仿紫砂茶壶的造型和装饰,漆茶合璧,成为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其一,角屑灰锡胎漆壶,通高12.5厘米。漆灰中掺有牙质或角质沙屑,从而使褐黑色的漆皮表面呈表达出黄白色的碎点,灿若繁星。壶身正面刻四言铭文四名:读得意画,赏及时花,竹炉细煮,聊试新茶 。背面刻坡雪斋茗具 ,及署款小石铭,湘秋书,葵生刻 。其二,梅花纹钢胎漆壶,底径14.2厘米。由于先在锡胎上敷黑色漆灰,然后再罩上若干道紫漆,故而刻器从造型到色泽,皆酷似紫砂茶壶,若非细察,几难分辨。壶身一面刻有梅花纹,因漆层优厚,刀痕非常深,另外面刻四言铭文:竹叶浅斟,梅花细嚼,一夕平淡,几回小坐 ,落款葵生 和镌栋 字小方印一枚。卢葵生生活的时代正当制壶名家陈鸣远之后,很多文人雅士都参与制壶,自篆自刻上诗书画印,所谓字随壶传 ,壶随字贵 。而这种风气也给卢葵生的创作以太大的作用。从这二件仿紫砂漆壶看,卢葵生对紫砂壶有高的鉴赏水平。尽可借壶铭点明主题,是受陈鸣远等的作用,然而在壶形设计和表质完成上,却幸免了陈氏的那过于细致,不免纤巧 的破绽,而以大彬壶为旨归,谋求古朴稚拙、自然天成的艺术美感。? 郑重声明:喝茶归属保健食物,不可以直接替代药品应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严谨食用,局部文章来由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假如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络咱们处理!

茶具:传世佳品漆茶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