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寺僧与西湖茶

杭州的茶从出现开始就格调非常,其栽种和饮用与佛教寺庙及寺僧都有着关 联。自古禅茶一味,茶与佛教密切关联,茶初期的盛行与佛教的传达也是息息相 关的。《茶经》中所说天竺、灵隐二寺 ,不但是西湖茶的茶之源 ,此时 也是奠定西湖人文景观底子的佛教文化景观之源。佛教盛行与茶的传递佛教与茶有着天然的密切关连,尤其是禅宗对茶文化具备比较大的贡献。它不 仅推进了汉唐时茶在国外的的传达,而且对茶文化向东方各国的推广也起到了积极 的影响,同时禅宗创办了饮茶的意境,把茶从生存日用层面提高到达精神层面。

动了饮茶的传达。唐人封演《封氏闻见记》对此有记载:开元中,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大师大兴禅教,学禅务于不寐, 又不夕食,皆许其饮茶。人自怀挟,到处煮饮,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 禅宗主张自心是佛 、明心见性 ,通过了坐禅的定慧双修,把世上的 苦难和忧闷的根源认识清楚。从这点说,茶性高洁清淡,能使人心静、不乱、不 烦,有乐趣,但又有节制。僧人们在饮茶中,体悟本身与自然、宇宙融为一体, 在饮茶中寻求心态开释,在饮茶中收获精神升华。可能说饮茶即可得道,茶中有 道,佛与茶便联结起来,通过饮茶意境的创造,把茶从存活日用层面提高到精神 享受的高度。唐代寺院香火旺盛,多处深山云雾之间,有着得天独厚的种茶条件,加之佛 门寺僧对饮茶的需要,使得各大小寺院积极种茶、制茶,探讨摸索茶树栽培及加 工科学,对推进的生产开展和质量提高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所以说,在上海,佛教盛行极大地促进了茶的传达,以至于留下了 自古好 茶出山寺 的观点。唐代,浙江吴兴(今湖州市)一位叫皎然的和尚更是传承并 发扬了 以茶供佛 、茶禅一味 之说,在把佛门茶事推崇到极致的此时,也 推动了茶礼的世俗化。茶僧皎然佛茶于心皎然,唐代盛名诗僧,俗姓谢,字清昼,长城(今湖州长兴)人,谢灵运 十世孙。他在杭州灵隐寺受戒出家,后移主湖州妙喜寺,终于终老于此。他在文 学、佛学、茶学等众多立场有深厚造诣,堪称一代宗师,宋赞宁《高僧传》中称 赞他文章隽丽,第一时间号为释门伟器 。皎然不光具备极挺高的佛学造诣和文学修养,且特别嗜茶,和陆羽相交甚好, 《陆文学自传》中称:(陆羽)与吴兴释皎然为缁素忘年之交 。皎然有一首 《寻陆鸿渐不遇》诗,也算是明证: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报道山中去,回来每日斜。在皎然一生创作的400多首诗歌当中,有相当一局部是咏茶的,而且为后世 所广为传诵的也以茶诗为主。其中较闻名的有一首《饮茶歌诮崔石使君》:越人遗本人剡溪茗,采得金芽爨金鼎。素瓷雪色缥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一饮涤昏寐,情思朗爽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忧虑。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饮酒多自欺。愁看毕卓瓮间夜,笑向陶潜篱下时。崔侯啜之意不巳,狂歌一曲惊人耳。孰知茶道全尔真,只要丹丘得如此。
这首诗是皎然同友人崔刺史共品越州茶兴之作。其意在提议以茶代酒,探 讨茗饮艺术境界。诗中把饮茶的好处以及对精神得道的拥护总结为三点,成为茶 诗中的经典。皎然在茶诗中对品茗意境的探索,对上海茶文化的进行和茶主题文 学的创作出现了主动的影响,此诗也被后人称为大唐茶道 的开山之作,足见 皎然在上海茶文化史上的首要地方。作为佛门中人,皎然以他高深的佛门禅悟亲自检查开启了 禅茶之风 , 并大力提议以茶代酒 ,使茶礼渐渐从佛礼逐渐浸透到了世俗社会的平时礼节 中,既予以了茶文化以新的内涵和生命,又推进了茶文化的传承和普及。? 郑重声明:喝茶归属保健美食,不可以直接替代药品采纳,假如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严谨食用,局部文章来由于网络,仅作为仿照,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合本人们处置!

佛门寺僧与西湖茶